林尽水源

标题你们取好啦

今天的开堂第一课,嗑双北嗑的我很爽,所以我决定写坤廷。

ooc是有的,这辈子都不可能不会ooc的

依旧没有提高水平,不适者左上角↖点出,圈地自萌,不知道撞梗没有。。。。。夹一点点私货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在XX大学,你要是没听说过这四位人。

那么恭喜你,你将收获一群震惊脸!

但是你真没听说过也是不用紧的,因为一大群学·显得没事干·姐会好心的告诉你

这第一位要谈的是蔡徐坤。嘿,这蔡徐坤不得了,人帅歌好舞蹈炫。

这第二位要数朱正廷了。这朱正廷也不用介绍,简单几个字,可以概括一切:人间仙子,了解一下?

这三四位,也不用介绍了,你没机会。

什么?还是想听一下,好吧,满足你。

范丞丞黄明昊一对xxj间情侣。

什么?男男有什么奇怪的?在这基佬遍地,百合盛开,异性残喘的大学,已经见怪不怪了好吧。

你说为什么?当然是两xxj说什么我要打破这封建的社会,当众告白后放肆的虐狗之后就这样了。

欧!对了,忘了跟你说,仙子是蔡徐坤的,别动。而且,他两还是xxj助攻的!

————

蔡徐坤是新一届的学生,朱正廷作为学长得帮助新生认识认识路。于是,他两就这么遇上了。但是据某xxj说,当时不是这么个情况。

“喂!蔡徐坤,你来不来!你快错过新生报到的高潮了!”

“切!”不屑的一声,“我,蔡徐坤,从这三楼跳下去,死外边,也绝不回去那!”

“嘿,口气倒不小,走吧,就当是陪哥们儿。”

当朱正廷找上他们问要不要帮助时,那哥们儿偷偷问他“有什么想说的吗?”

“真香!”

“那行,我走了,哥们儿就帮你到这了。咱们来日再见。”

再走的一瞬间,蔡徐坤觉得他深藏功与名。

朱正廷倒是有点好奇他为什么走了,不过蔡徐坤跟朱正廷说他去勾搭学姐了,点点头表示表示之后就没在问了。

就这样蔡·心底不纯.徐坤,成功要到了朱正廷的微信、QQ、电话号码。并且成功勾搭上一天早饭一起吃之后。蔡徐坤终于走了。

废话,不答应他,老子一天都走不到宿舍门口的好吧!

于是,每日一打卡成功get√

其实在答应后在宿舍里,朱正廷问自己为什么会答应呢?在一旁的黄明昊,不屑的说,不就是他长得好看吗?

然后获得了哥哥“爱意”的抚摸一个。

朱正廷由穿睡衣打哈欠渐渐变成了仙子的模样。虽说两人一起吃饭,一起玩耍,一起运动。可迟迟没有好消息穿出来。

看着整晚说梦话的朱正廷,为了能睡好觉的黄明昊终于决定了。

于是在某一个月黑风高的晚上,黄明昊把范丞丞约了出来。

“来,丞丞,听昊哥给你说个事。”

“昊昊你终于决定咱两公开了?”

据某姓黄的xxj说要不是眼神看的真诚,当时差点分手。

在他两成了之后,蔡徐坤立马找到朱正廷,一顿告白把朱正廷说的脸都红了。

废话,他要是再不制止就把那啥啥都说出来了。

就这样两大传奇终于在一起了,可喜可贺,可喜可贺呀!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躲在暗处的朱正廷和蔡徐坤看着这两xxj吓唬着新生。

一致决定,回宿舍家法伺候。

要是有评论就更好了。。。。

我今天玩第五,第一次用牛仔。所以谁告诉我,这祭祀是咋啦?

女朋友是我的cp粉怎么办?

许久不见,再次诈尸。

我发现我最近的脑洞越来越大,可惜水平依旧是幼儿园水平。(就很bad )

园丁和佣兵可以说是整个庄园做让人羡慕的情侣。

可是谁能想到之前两人有这深刻的误会。

1.
园丁第一次看到用兵时吃了一惊。

怎么会有这么帅的人?

佣兵站在她面前点了点头,对她笑了一下。

园丁捂着脸烧得通红的脸。对他也笑了下。

远处传来医生的叫声:

“艾玛,过来,游戏要开始了!”

园丁转身离去。

在后面的佣兵想着怎么会有这么可爱的人!

把帽子往下拉了拉。遮住了通红的耳朵。

2.
艾玛虽然再拆椅子,但是脑海里却想着佣兵。

“啊啊啊啊!!怎么办,一定留下了不好的形象!要完要完要完!”

刚好旁边有个箱子,反正这把是蜘蛛,偶尔不拆椅子不用紧。

从这个箱子里,园丁翻出了让她怀疑人生的本子。

对!本子!还是杰佣的本子!(慈善家:维瑟你看到了我画的本子吗?我还等着去卖呢!魔术师:没看到)

看完了这个本子,园丁两眼放光,抱着本子就去找艾米丽了。

3.
接下来,庄园内除奈布外,所有的求生者都知道了这个本子的存在。

艾玛因为和奈布是好朋友,(特别特别好的朋友,众人:呵呵)所以光荣的成为了战地记者。

啊啊啊啊!!!杰克有对奈布笑了。

啊啊啊啊!!!奈布又故意让杰克抱了(奈布:老子全心全意去溜屠夫,结果你们这么看我?)

4.
后来在一次的游戏中这个误会跟加深了

监管者:杰克

求生者:园丁   佣兵   医生   慈善家

开局了,园丁依旧在拆椅子,不过脑子里被

啊啊啊!这句有杰克,还有奈布!他们会怎样?我嗑到真的了吗?

刷!屏!了!

以至于没注意到后面的杰克。

5.
擦擦擦擦擦!真是天要亡我!!!!

此刻的园丁被杰克公主抱在怀里。过于的震惊让园丁忘记挣扎。

倒是杰克心情好的很。他喜欢园丁很久了,趁这个机会一定要把她拿下。

突然后背传来一丝丝凉意。微微转头发现后面的奈布。正在死死的盯着他。

不得不说,此刻的杰克突然感觉他散发着光芒。

在后面的奈布心情比杰克复杂的多。

为什么艾玛不挣扎?难道喜欢他?

奈布难过起来,怪不得他一直疯狂的暗示她都不回应。

(不,你错了,她被本子迷惑了双眼)

在杰克怀里的艾玛心情更复杂。

她看到奈布了。不过这黑眼神,怎么看都像想弄死我的节奏啊啊啊!!!!!

啊啊啊啊啊啊啊!!!!!要死要死要死!!

奈布,叹了口气。不管她喜不喜欢,奈布决定,游戏结束后就去告白。

决定好了之后,奈布去翻旁边的箱子。一阵光芒刺的眼睛都睁不开。

6.
游戏结束后,奈布把艾玛叫出来。走到一个角落里,壁咚她。

奈布,直视着艾玛的眼睛。

“艾玛,我...........”

“啊啊啊!!不要打我,我错了,我下次看到杰克绕道走啊啊啊!!!!”

奈布:。。。。。

看着眼前的小女孩,亲了上去。

艾玛惊呆了,他怎么都没有想到,奈布会亲她。

说实话,在做战地记者这些天来,越了解他就越不想相信他是gay。

刚才她都怀疑她磕到了真的。

一吻完毕,奈布红着脸说:“我到知道了那件事 ,我怕你会误会,所以才。诶!”

还没说完,艾玛扑进他的怀抱。

“最喜欢你了!”

杰克:所以老子又是配角了?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没错,佣兵翻到了本子

哈哈哈哈哈哈哈哈,不知道你们喜不喜欢。

没想到你是这样的关二爷!

因为一次评论而引发(我)的惨案。

@放荡之风——鲷瓬忌鸫 脑洞来了挡都挡不住,当时就连夜产出来的文,不知道好不好。

(感觉哪里不对?)如果觉得不符合你的胃口左上角↖点出去。
(感觉把脑洞开了个大洞)

笔:幼儿园水平,不能再高了!

我:。。。。。。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我叫小明,是民积极向上的好小兵。我的上头,也就是我偶像,就是那大名鼎鼎的关二爷,关羽。

一开始被提拔到我偶像旁边我是激动的。

为了给偶像一个好印象,我不顾别人惊讶的眼神,自个儿包下了打扫将军帐篷的活儿。

至于那眼神,自然就是嫉妒我命好呗!

可是很快,我发现,我偶像在我心中那完美的光辉,出现了一丝丝裂缝。

因为,我发现,我偶像居然好龙阳这一口。

不过我很快就释怀了,谁让他是我偶像。当然选择原谅他。

至于我是怎么知道的,呵呵^_^

试问一下,一位金发碧眼,面容雌雄难辨的半裸男坐在将军的床上你怎么可能不多想?

“内、内什么,嫂子好?”

“嫂子你妹啊!”

当时就被他轰了出来,当时的我站在门口一脸懵逼。

我觉得我很委屈。QAQ

后来,将军过来了。那高挑的身资,硬朗却又有一丝柔和的面容,以及那可摘下来的胡子 ,逆光而来。

(至于我为什么知道胡子可以拿下来,我只能说,粉丝的力量是强大的!)

我那弱小的心灵得到了满足。

美中不足的就是偶像看都没看我一眼就走了,就这么走了。

可怜的我因为没有偶像的待命,只能站在门外。

真是红红火火恍恍惚惚凄凄凉凉惨惨戚戚。

不过,听里面的声音,怕不是吵架了。

“你无情你冷酷你无理取闹!”(青)

“我哪里无情哪里冷酷哪里无理取闹?”(关)

“你就是无情就是冷酷就是无理取闹!”

“也没有你无情你冷酷你无理取闹!”

................... ..    ... .

“所以说,你不知道门外的那个人是谁咯?”

“真的,神精兵,我对天发誓。”

“不许再叫这个名字!”

“青龙,我是真心喜欢你的!”

.....................

然后,我就在外面听了他们一整天的“悄悄话”(并不)

后来一名老兵经过,让我别傻乎乎的站着了,走吧。

我问他不是要将军的命令吗?

他看着我,叹了口气说:

“如果你没听见额. .........的声音话,你可以站一晚上。”

那一瞬间,我顿时觉得他一定是知道什么!

第二天,我就没看到我偶像带青龙偃月刀出来。

(所以说,除了我这个新兵,你们都知道这件事咯?

嗯,是的没错!)

啊啊啊啊啊!不知道行不行,凑合着看吧|•ω•`)

杰克:呵!你们都是大猪蹄子!

    突然诈个尸!逆cp的请左上角↖点出去

    在考试的边缘试探。。。

     依旧是幼儿园笔风。。。

      杰克:再也不相信cp粉了!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~

      我叫杰克,是名绅士。(并不)

       我彬彬有礼。

       “卧槽!袭克你放过我的爪子,真的,它不是你360°无死角旋转式烟花同上的!什么?像垃圾?靠!你要是再动老子的刀片,我就***********把你的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塞进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..........”

  
         同样,我也玉树临风。

          “所以,艾米丽小姐,你要对我做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  “啊!杰克先生,没什么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可是你已经连续几个小时向我推荐生发剂和假发了,你最近缺钱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咳咳 ,对不起我早该想到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想到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您的皮肤是有头发的!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杰·光头·克(竖中指):呵呵。(`∀´)Ψ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当然,我在这个庄园遇到了我一生的挚爱,艾玛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当时.................(由于杰克的话太过于漫长,所以决定忽略不计)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杰克:呵呵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什么杰园!什么杰医!什么杰空!等等等等!都是骗人的!都TMD是骗人的!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所以,庄园里就我是单身狗?你说厂长。欧我的老天爷啊!女儿控,你们是知道的。你说律师?你确定没在逗我?狗屎运儿?你想倒霉一辈子吗?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还有,我,杰克,钢铁直男,不要再问我为什么不找佣兵了。那小兔崽子,还没找他算抢走艾玛的帐呢!(ʘдʘ╬)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当我知道又有监管者来时,我是高兴的,因为不用再一个人吃狗粮了!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可当我站在门口迎接时,看到她和新的求生者一起款款而来。我仿佛在她们身边看到了一朵洁白的百合花,不过那花一闪而过,我也没咋在意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不过,我杰克,可以确定,老子依旧是只单身狗!

真正的军人是敢直视惨淡的人生的!

此视角为玛尔塔的视角

严重崩坏

把我吃的cp都点了一遍

我叫玛尔塔,是一名空军。可是我没有自己的飞机。(╯‵皿′)╯︵┻━┻。还好收到了庄园的邀请函。我看着奖励不住想到,我很快就能拥有自己的飞机了!

当然,这是在我到达庄园前的想法。

我来的比较晚,所以要认识的人比较多。其实第一天来这里时,并不理想。

我来到大厅,欣赏着这里的一切。

“喂!新来的,你是谁?”一名身穿白色衬衣,戴眼镜的男子朝我问到。

总的来说我对他的第一映像并不怎么好。想一想,任谁都不想理会带讽刺笑容,切语气嘲笑的人好脸看。但出于军人的素质,我还是回答了他。

“玛尔塔·贝坦非尔,一名空军。”说实话,像这样的上等人,我见多了。

“哦,空军啊”没有在搭理我,而是目光透露着算计。

啧,在之前就听闻这里的欺软怕硬,没想到这么严重。不过,我知道该怎么做。

我把别在腰间的枪,指着他,笑着问。“身为上等人,连基本素质都不知道吗?嗯?”

他或许怕了,说了自己的名字。

“弗雷迪·莱利。一名律师。”

这时 ,大厅又来一个人,是一个小姑娘。我第一眼看到时就在想。

MDWC,这家伙是天使吗?

后来才知道原来是个园丁。

在大家熟悉后,她告诉我庄园规定要把危险物品上交。

“玛尔塔姐姐,要交物品哟!”

“能不交吗?QAQ......”

“不可以!”

“QAQ......”

“卖萌也没有用!”

“好吧~_~”

当着他们的面,把自己磨得像针似的发簪放在桌上,把藏在衣服里的匕首交了出去,把绑在大腿上的手枪交了出去,把藏在靴子里的匕首交了出去,把鞋底的刀片卸了下来。

他们目瞪口呆的看着我像变花似的把武器拿了出来。

艾玛吞了口口水说,玛尔塔姐姐,你怎么辣么多武器啊!

我摸摸她的头,军人就是有这么多武器。(我才不会告诉她,除了腰间的枪其余的都是抢来的)

又过了很久,在我沉迷耍枪无法自拔的几个礼拜,庄园,它,它,它变了。

那一天,我去找艾玛。

“艾玛,姐姐来...”找你玩了。

却看见奈布抱着艾玛在卿卿我我。

对不起,打扰了。

呵,男人。

(你个奈布,趁我不注意把艾玛拿下了,说好的对她没兴趣,说好的天下军人是一家,说好的一起做个单身狗呢?奈布:我可没说过。)

然后我去找艾米丽。

“艾米丽,求安慰...”求抱抱。

去看见鹿头帮艾米丽烧草药。

对不起打扰了。

再然后我去找特雷西。

“呜呜呜~特雷西 他们都在...”虐狗。

却看见她窝在蜘蛛小姐的怀里睡着了。

对不起打扰了。

再然后我去找海伦娜。

“小娜娜啊,你...”在吗?吗?

去看见裘克在帮她打扫房间。

对不起打扰了。

郁闷至极的我想去找电机修一修,练一下修机速度。可,万万没想到!

“维瑟,你干嘛。”

“没干嘛,看你修电机啊。”

“可看着克利切是学不会修电机的!”

“没事的。”

“..........”

我当时就在想,要不要去告诉克利切,维瑟会修电机。可我想了想,告诉之后..... 噫!还是算了。

漫无目的的走着,走着走着就来到了监管者区。我依旧走着。

啥?你问我为什么不怕?你想想来之前我遇到的监管者。

里奥那个女儿控,估计提着脆脆鲨在去揍奈布的路上。

你问杰克?噢!天呐!那个死变态有什么好怕的。再说,之前交上去的东西我悄咪咪找克利切拿回来了。好久没打一架了呢。真想试试这些东西生锈了没有。(远处的杰克,感受到丝丝寒意。)

咦?天黑了呢。

回到宿舍,深深地吸了一口气。嗯,是恋爱的酸臭味。

又过了几天,来了一位橄榄球选手。叫什么,叫威廉。

哦,你想跟我交朋友,交呗。两个人吃狗粮总比一个人好。

嗯!今天又是和威廉吃狗粮的一天!

(库特:沉迷吃蚂蚁无法自拔)

(清醒后,库特:所以这就是你答应威廉交往的理由?)

那个,空军和前锋的cp名叫什么啊!!!(メ`ロ´)/

回来

啦啦啦~
萌新上路!

幼儿园描写。<( ̄︶ ̄)/

主要是想自己试着产一下佣园粮(加一点点鹿医,一小丢丢袭盲)

人物性格交崩

我记得没错的话,好像有种病症为玻璃化,就是的这种病症到人会开始变得透明,只有它的心上人才能看到他,如果三天心上人没有向他告白的话,会碎的。

艾玛早上醒来,一切如常,她抬手揉揉自己的眼睛,不经意间发现自己的手指好像有点透明,不过艾玛没有在意呢。

“早上好!爸爸”艾玛向爸爸打招呼。
  

里奥没有任何反应,从艾玛的身边经过。
        

艾玛吐吐舌,最近是不是拆的椅子太多了?让爸爸生气了?甩甩头,毫不在意呢。

来到她的花园,阳光洒在花上,撒在地上,也撒在稻草人身上。

“早上好,稻草人先生。”习惯性的去抱稻草人。可扑了个空。

“咦?”艾玛眨眨眼,怎么回事?看向自己的手,比早上更淡了点。

尝试提着喷壶,居然抓空了!

接着,小艾玛把所有的东西抓了个变,都没抓住。

终于,小艾玛忍不住了,眼泪撒了出来。

被刚好‘路过’奈布听见了,急急忙忙冲了出来。

“怎么了?”

“啊,奈布,我,我”又哭了起来。

“诶,别哭啊。”抬手帮艾玛擦去眼泪。

小姑娘的脸摸起来滑滑的,又软,好想,捏一下。实际上奈布这么想也就那么做了。

“疼疼疼疼疼。”艾玛的惊呼让奈布清醒过来。把帽兜拉下一点,不让艾玛看见害羞的自己。

“怎么了?哭成这样。”

“呜呜呜~奈布,我好像得了一种病。”

“什么病?”我陷入一种毒,名为艾玛。

“我好像拿不起东西了。”

“是吗?要不我们去找艾米丽?”

“嗯嗯。”

奈布艾玛刚走,克利切就来了,躲在之前奈布躲得大石头后面。

“咦?奈布今天没来?” 克利切挠挠头。一个回头,就看到了里奥。

只是因为在人群中多看了你一眼~

嗯,克利切也进了医院。

同时,奈布和艾玛也到了。

找到艾米丽时,她正在帮克利切包扎。克利切在病床上瑟瑟发抖,因为班恩还在旁边看着。

“艾米丽,帮我看看,艾玛提不起东西了,”又看了一眼艾玛,“而且看上去一碰就碎。”

艾米丽转过头,却只看见奈布在跟空气讲话。她挥了挥手示意奈布过来,手放在额头上。嘴里还正正有词,“没发烧啊?”奈布脸一黑。打掉艾米丽的手。

“好啦好啦,出去吧,我还要工作呢。”

班恩强硬的把奈布推了出去。进去时还哼了一声。

切!奈布揉了揉被班恩推疼的手臂。“艾玛,怎么办呢?”

........

“艾玛?”

........

“你别吓我。”

还是无人回应。
难道只是幻觉而已?奈布甩甩头,走了回去。

而另一边,艾玛坐在医院门口的台阶上,等待着奈布。
“奈布你快出来吧,我不乱跑了。”是的,我们的园丁小姐在奈布向艾米丽说明病情时,偷偷跑出去玩啦。等啊等啊,天就黑了。艾玛只好回家了。不过,她睡在了花园里。

第二天,又要开始游戏了这一局有,佣兵,园丁,空军和盲女。

过了一会儿,奈布和园丁遇上了。

“啊,奈布,对不起啊>人<,我昨天出去玩了。”

原来不是幻觉。小姑娘好像又变得透明了点。“嗯。”

和往常一样,艾玛拆椅子,奈布看监管者。不过,他们好像忘了一件事。

“额,奈布 。”

“怎么了?”

“我拿不起工具箱了。”

靠!把这茬忘了。

“跟我走吧。”“嗯!”

突然,心脏跳的越来越快,猛的,小丑冲了出来。这是使用护腕,肯定能逃走,可艾玛。啧。提艾玛挡了一刀。“走。”拉着艾玛的手,躲到一个地方。

“奈布。”

“嗯?”

“我发现,大家看不见我。”

“有吗?”

“我刚开局遇到小丑,他没抓我,然后我遇到了玛尔塔,她没理我,然后我遇到了海伦娜,她没理我。然后,”

“你遇到了我。”她点点头。

怎么会这样?随后被冲出来的小丑砍到在地。最后,当然把海伦娜给放啦。

再回到庄园里,奈布带着艾玛,拜访了所有人。无一例外,都没看见艾玛。

长久的沉默之后,艾玛看着奈布,想是要记住他的样子,一遍遍的描绘着样子。“奈布,我想一个人静一静。”

我陪你吧,还有我喜欢你。。。

这句话终是在奈布喉咙里打转,没有说出口。“注意安全。”“嗯。”

第三天,又是一局新的游戏。佣兵,慈善家,医生,机械师。

在奈布百般无聊时,艾米丽找到了他。

“奈布先生,请你把艾玛的病情再说一遍。”很严肃,语气很急迫,还有担心。

奈布如实说了一遍。

“啧,我竟然没早点发现!”

“发现什么?”

“现在,立刻,马上,回到庄园,向艾玛告白。”

“为,为什么?”

“她得了一种名为玻璃症的病,只有她喜欢的人才能看见得病的人balbal...”

后面的奈布没听。监管者把他送回庄园时也没挣扎。他只想快点见到艾玛。

回到庄园,已是黄昏。想都没想直接就网花园跑去。

艾玛所在花园的角落里,看着太阳一点一点的下降,身体也开始变得透明,有了裂缝。

当太阳只剩下已死光芒时,她听见了奈布的声音。

他好像在叫我。。。艾玛想着。想站起来,却发现连站起来都是一种奢望。

我可能快要死了。。。

“艾玛!艾玛!”嗯,奈布我在。

“你听着!”在死前能听见奈布的声音真好啊。

“我!喜!欢!你!”嗯嗯,我也最。。。等等。

艾玛的身体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回复。

再也忍不住了。。。

在恢复体力后,艾玛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扑进奈布的怀里。

“我也,最喜欢奈布了呢!”

END-=≡ヘ(*・ω・)ノ

「写的不好,莫怪。|ω•`)」